您好,欢迎访问甘肃第六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!

集团要闻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>新闻中心 > 集团要闻 >

【文化六建】东湖题序

来源: 作者: 时间:2019-05-07 18:21:18 点击:

仰观夫丝绸之道通古烁今,丙申年暮春乃建东湖广场于金城巷禺,黄河之泗,通往来商贾,留墨香骚客。月移星隐,数风流于英雄之列,阅豪杰于江湖之中,会师友于东湖之巅,嗟乎!若夫英雄者何在,桃花美酒皆来一醉?

俯仰天地之变化,洞察宇宙之奥秘,激起赤壁流水,引英雄竟折腰,此非曹孟德呼!观水之东流,吟月之圆缺,是苏子诗否?然东水流而不尽,皎月藏而不空,夫英雄者何往?非战、非谋,人之利也,岂不闻良驹有千里之程,无骑不能自往;雄鸡有惊鸣之志,展翅不及鸦也。纵流水之所以长者,皆纳百溪而入,击坚石而过;月之所以缺者,皆感知天地时机之变也。

是故楚霸王饮恨江东,岳鹏举命陨风波亭,皆不得势也。成事者,必促时势而动,南阳草庐卧龙未出天下已三分,怜天不与人,五丈原油尽灯枯;周公瑾羽扇烧赤壁,枯塚犹恨天,此非英雄斯?

若非战、非谋、非名、非利,纵观英雄难以定论?观古之谓英雄成者,如天地间风云,然变化之妙,转势之快,讯而不及也?

夫水流长向东,英雄掩黄沙,千古风流史,都云酒一盏。嗟夫,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,非人杰呼?浩荡荡云烟缥缈,愁茫茫千秋风沙,溯舟流觞,月上中空,尔非英雄呼。